小城婚事 1983—2016

孟鹤 2017-4-17 尤文虎

前言:从1993年到2016年,河北晋州摄影师孟鹤帮朋友们拍摄了许多婚礼现场,从呢子大衣到精美的婚纱,从女士自行车到炫酷的跑车,每一张照片的背后,都有一个家庭的故事;每一个细节里,也都藏着一个时代的印记。如果说“此曾在”是摄影的主要功能之一的话,那么,当一张可能随时唤醒某段公共记忆的照片被凝视时,对我们所产生的意义恐怕远大于它仅作为一件喜事存在过的“证据”。

 

结婚,是人生的大事、喜事,也是父母的心事,是亲朋好友关心的事。

 

还记得我结婚的时候是1984年的冬天。那时的生活条件还不是很富余,结婚的仪式简单至极,没有豪华的车队,没有锣鼓喧天的喧嚣,没有红地毯,也没有婚纱礼服。有的只是无尽的欢笑和幸福。直到现在想起来都历历在目,仿佛就像是发生在昨天……


记得那天,我穿了一身新做的灰色的中山装,一双棕色的皮鞋,外面还套了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这身装扮在当时是算是比较奢侈的了。一般的人家在这个季节结婚,外面都是穿一件绿色棉大衣。当时,我推着一辆绑上红绣球的永久牌加重自行车,在亲朋好友的簇拥下来到了她家,好在路程不远,步行十几分钟就到了。如果男女双方的家离得远,那就要找拖拉机了,有头脸的人家能找上一两辆汽车就相当不错了,还是那种大卡车或者是双排座小卡车,小轿车就别指望了,全县根本就没几辆。到她家以后,看到她穿着一件红毛衣,和几个好姐妹盖着被子在床上坐着说笑,虽然头上没有漂亮的饰品,也没有浓妆淡抹,但也显得清秀,落落大方。屋子里的窗户和墙上的几个红喜字显得格外的抢眼。


在那个年代还不流行献手捧花,佩戴胸花,交换戒指什么的。而且这几样礼仪在后来也只是从西式婚礼的流程中逐渐演化过来的。我们只是坐了一会,和送亲的人说了一会儿话,便推了她同样绑了红绣球的自行车回返。新郎的自行车留给新娘,新娘的自行车由新郎推着,这就叫做“换车”。

 

在过去,新郎骑着高头大马,抬着大花轿去娶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风俗变成了交换自行车了。


再后来,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小轿车多了,也是男女双方各装扮一辆婚车进行交换,再然后就是新郎家装扮一辆彩车去接新娘,两人同乘一辆婚车。那时都讲究闹新郎新娘,当新郎到了新娘家的时候,新娘的亲朋好友们就用盐巴或者玉米粒甩向新郎以及跟他一起来的朋友们(当时还不叫伴郎)。新郎推新娘的自行车的时候,新娘家人会把自行车半锁上,或是用铁丝、绳子绑住自行车,不能让新郎轻易的把车子推走,这时双方的小伙子们就开始了争抢,这也是新郎离开新娘家闹的最高潮的时候。按照当时的惯例,如果新郎在新娘家闹的厉害,新娘到了新郎家会遭到新郎哥们儿们的报复。结婚前,我们双方商量好了,谁也不闹,所以,我顺顺利利的把她娶回了家……


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结婚的流程也在不断的发生着改变,很多礼仪也越来越讲究。直到1993年,朋友结婚的时候我去帮忙,顺便用傻瓜相机照拍了几张相,从那时起,我才拿起相机记录着县城的、乡村的同事、朋友的婚礼。一张一张翻开来看,每一场婚礼,都有特定的故事,都有时代的烙印,透过他们,能回忆许多美好的往事,唤起许多美好的遐想,同时也让我看到了这些年,人们精神、文化、风俗的变化以及城镇、农村的变迁……

 

1993年12月2日,好朋友吕建申结婚的时候,我前去帮忙,他三哥有一个傻瓜相机,我拿过来,随便拍了几张,留下了当时村里人结婚时的情景。那个时候汽车比较少,农村人结婚都是推着自行车去接新娘子。他推的这辆自行车还不是自家的,是从邻居家借来的。在当时的农村,加重自行车相当普遍,因为它能驮东西,轻便小坤车少之又少。据车子的主人说:自从买了这辆车子以后就冬天就没闲着过,四邻八家的娶媳妇聘闺女都用它。

1994年12月11日,同事的儿子王波结婚。那个时候,虽然是县城,但还不流行穿婚纱,人们的思想也比较保守,一对新人并排走着也要拉开点距离,我几次要求他们离近点,他们只是象征性的往一块凑了凑。

   

同事韩建巧1995年结婚时用上了摄像机。这在当时是比较少见的,也是从这时,人们用影像记录自己人生大事的意识逐渐形成了。

   

1996年12月1日,同事吴英结婚坐上了红色桑塔纳。记得当时能找一辆红色的桑塔纳,在配上几辆什么面包呀、双排座呀,那就很气派了。

   

这是1997年11月1日,同事张庆果的女儿结婚时的情景。在我的印象中,县城里结婚,新娘子穿婚纱,是从这一年开始的。

   

外甥女吴静结婚的时候,穿上了白色的婚纱,有了准专业的化妆师,为了烘托气氛,在新郎进新娘家和新娘进新郎家的时候,人们开始用灌装彩喷替代了以往闹新人时用的玉米粒。 拍摄于1998.05.18

   

“脏、乱、差”用在当时的农村是非常贴切的,城里的姑娘嫁到农村去,真有点下嫁的感觉。邻居家的女儿小凤,嫁到了离县城不远的赵村村,别看不是我的女儿,当我看到村子里破败景象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如今,这个村已经大变样了,楼房林立,街道硬化,路灯亮化,村内美化。当年的小两口也成了小老板,两个女儿在学校都是佼佼者。 拍摄于1999.11.27

     

同事赵英杰的女儿结婚时,各种条件好了很多,婚纱影楼如雨后春笋,为了竞争,商家也是绞尽脑汁去争取顾客。新人乘坐的敞篷彩车就是商家免费提供的。 拍摄于2000.05.20

   

一个红喜字,一只红蜡烛,三炷香,一张简易的桌子搭成了“天地”。在我们晋州的城乡,孩子结婚时都要跟“天地”上香烧纸,以保佑孩子顺顺利利、平平安安、高高兴兴的完成所有的结婚程序。这是同事薛永哲的儿子结婚时,老伴儿在为“天地”上香。 拍摄于2001.10.22

   

走私,在上世纪90年代末是非常流行的一个词儿,原装进口的汽车,也趁着走私输入到了我们这个地方。孩子结婚,有几辆进口汽车作为婚车也是无比风光的。这是老同事高怀斌的儿子结婚时的场景。 拍摄于2002.09.24

   

幸福,是每一对新人结婚时的感受。邻居彭胜香的女儿大学毕业以后和对象一起分配到了北京工作,虽然他们工作在大都市,结婚还是回到了家乡,按照家乡的风俗习惯举办了热闹、简朴又充满着现代气息的婚礼。拍摄于2003.12.12

   

闹婆婆的风俗流行于我们这的城南一带,当新媳妇娶到家以后,几个乡亲们用锅底黑抹到当婆婆的脸上,这没有别的寓意,就是图个高兴、热闹,烘托一下气氛。这是老同事赵会生的女儿结婚时,被乡亲们抹了黑的婆婆。拍摄于2004.12.08

   

新郎披红戴花娶媳妇儿,这是多少年来延续下来的习俗,不过,这一习俗 在我们这里只有部分乡村还保留着。朋友的女儿王普结婚的时候,新郎就是披着红来娶亲的,我有幸目睹到了。拍摄于2005.12.03

   

在过去,不管谁家有喜事,娶媳妇的,乡亲们会送个“喜幛”,就是六尺红花布,关系好点的就送个被面。嫁闺女的,乡亲们会买点烧饼什么的送过去祝贺一下,亲戚们会送洗脸盆、暖水瓶等生活用品。现在这个风俗也没有了。在老婆外甥女的婚礼上最后一次见到了送被面的。拍摄于2006.12.28

   

闹洞房,这是年轻人,小辈人最喜欢干的事情,尤其在农村,年轻人凑在一起寻找乐子玩儿,也是无可厚非的。在我们这里的农村,闹洞房的人们,少了一些恶俗,只是拿着一颗糖或者一个花生米让一对新人来吃......。这不,朋友的女儿周丽伟在跟新郎一起吃饺子。 拍摄于2007.12.08

  

这两年县城也流行闹新人的父母了。儿子、女儿结婚的前一天下午,亲朋好友会来帮忙包饺子。几个小姐妹把新人的父母装扮一新,男的敲着盆走在前面,女的拿着花生、瓜子、糖块走在后面,来感谢包饺子的人们。目前,这个风俗在县城也少了。这是我的活宝同学王敬锁在表演。拍摄于2008.11.6

  

在朋友的女儿董晓卉的婚礼上,新娘的闺蜜们让新郎喂新娘一口菜,新郎拿起一块西瓜喂给了新娘。我们这里的结婚,把新娘子娶回来以后,送亲的亲朋好友们就去饭店就餐了。陪新娘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的是她的闺蜜和新郎的妹妹或者是嫂子,在就餐的过程中,她们会让一对新人喝交杯酒呀,互相喂口菜呀,图的就是一个热闹。拍摄于2009.04.13

  

现代化的结婚典礼在我们县城悄然出现了,当时,举办这样的婚礼要去石家庄聘请婚庆公司来策划、筹办。随着时间的推移,目前,我们这里专业的婚庆公司已成立了五六家,再也不用去外面聘请了。这是当年小同事周剑枫结婚时,他的父亲聘请石家庄的司仪来主持结婚典礼。拍摄于2010.05.02

   

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闹媳妇儿的环节是必不可少的,这不,同事王顺领的女儿结婚时,新郎的几个哥们儿,喝了点酒,非让新娘子跟点烟。拍摄于2011.9.29

   

“上拜”,这是结婚中比较隆重热闹的一个仪式,新娘要在供奉天地爷的地方,跟新郎的亲戚中的长辈磕头跪拜,新娘子磕头时,长辈们要掏钱给新娘子,钱掏多少,没有规定,村与村不同,户与户不同,人与人不同,辈分也不同。到目前为止,有掏几块的,有掏几十的,也有掏几百的。这是同学周淑棉的儿媳妇儿在上拜。 拍摄于2012.9.25

   

媳妇儿,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娶走的。朋友杨瑞轻的儿子,经过了敲门、唱歌、表决心、捏脚、找鞋等一系列环节,才把媳妇儿娶了回去。拍摄于2013.10.02

跪拜天地,是我们这里一直流传着的风俗。新郎娶媳妇出发的时候要跪拜天地,让天地爷保佑自己平平安安顺顺当当的把媳妇娶回来,当娶到家以后,新郎要跪在天地那里,向天地爷汇报,自己安安全全的高高兴兴的把媳妇娶回来了。小同事宿鹏博在娶回媳妇儿后向天地爷汇报。拍摄于2014.12.30

   

现在,在我们这里的农村,彩礼有六万六的,有八万八的,也有十几万的,别说女方有陪嫁了,就是男方出得起彩礼,不要陪嫁,家里没买卖,没车,城里没房子很难找上媳妇。考上大学的农村女孩,毕业以后都留在了大城市,造成了男女比例失调。为了能娶上媳妇,彩礼也在逐渐的增加。这是朋友的儿子刘桂榜结婚时,新娘子陪嫁了五万元。 拍摄于2015.05.01

结婚当天的早晨吃饺子,这是亲朋好友们在为结婚的新人赶“脚兴”,也是一种习惯,说白了,就是吃饱了以后好干活。这是朋友的女儿吕少楠结婚时前来赶“脚兴”的人们。 拍摄于2015.10.25

   

结婚离不开闹,有的是新娘家的人闹新郎,新郎家的人闹新娘。同学邱俊英儿子结婚时,他的小伙伴儿们就没有放过他,他刚刚换好新衣服,就被大家一齐动手把裤子拔了下来,他一再讨饶许诺,人们才手下留情放他了一马。 拍摄于2015.10.30

   

“打新娘”,在新郎家的大门口两侧,有两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拿着用谷子秸绑成的棍儿,当新娘迈进大门时,一人打新娘一下,这就叫棒打新娘。意思是打掉娇气,要吃苦耐劳,经得住摔打。虽然这一陋习还在延续,现在,也就是拿着它充充样子罢了。朋友的女儿程珊迈入婆家大门的一刹那。 拍摄于2016.5.22

   

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在我参加过的那么多次婚礼当中,女儿出嫁时很少有父母不哭的,与之相反的是,新郎家的父母很少有哭的,都是满脸的笑容。朋友韩中的女儿出嫁时,他喜极而泣了。 拍摄于2016.5.28

   

当年推着自行车去娶媳妇儿的农村小伙子吕建申,经过多年的奋斗,在县城有了自己的厂子、房子、车子。如今,儿子结婚开上了跑车。拍摄于2016.08.26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