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报道摄影师|李伟:慢吞吞说话,慢悠悠拍片

李伟 2017-9-18 尤文虎

640
《大地》山坡上的女人和孩子,2010年

 

图文:李伟

编辑:尤文虎

 

我印象里最早的照片,是我在中国传媒大学读书,那时还叫北京广播学院,我买了一台国产凤凰单反相机学摄影,那时拍的黑白胶卷,有镜子的照片,还有一些练习构图的照片。后来工作以后,一直在利用业余时间拍照,硬盘里翻到有2006年的照片,记得那时经常和好友夏永一起扫街拍照,去拍前门的拆迁。那时夏永刚来北京,是华夏时报的摄影记者。前门那会儿正在改造,几条胡同都拆了,到处是破房子。现在我回头来看,那时候还是拍得太少。现在前门已经完全变了样,变得和旅游景区一样。可惜当年思考没有那么深入。拍照用力太小。

 

640-1
《北京碎片》前门大街,2006年

 

2007年,在成都摄影师阿斗的推荐下,我买入一台玛米亚 RB67,是中画幅的胶片相机。我从2008年开始回到内蒙古,开始拍摄自己的故乡,把这个项目叫做《大地》。我喜欢德国摄影师桑德,他曾经拍摄过德国人肖像,成为研究那个时代的样本。桑德的作品让我理解了照片的档案属性。纪实摄影所呈现的真实,是这些照片的真正价值所在。我拍内蒙古,当时也没想特别多,只想要不同于更早一批的纪实摄影师,之前很多纪实摄影师都拍黑白的,我想着就用彩色负片吧,彩色负片比反转卷便宜,并且宽容度高一些。因为中画幅的RB67比较笨重,灵活不起来,那么就中规中矩安安静静的拍摄。这个项目拍到现在,到2017年整整十年了,我越拍越觉得自己还可以更深入,越拍越觉得还有很多偏远的苏木没有去过。关于故乡,你慢慢明白了它在你心中的意义,变得割舍不下,于是就一直拍了下去。

 

640-2
《大地》天南杂志封面,雪地里的妇女,西乌珠穆沁旗,2008年

  

640-3
《大地》帐篷里的男人, 2009年

  

640-4
《汶川地震》被巨石砸毁的汽车,映秀镇,2008年

   

640-5
《汶川地震》倒塌的漩口中学,映秀镇,2008年

 

人民大学任悦老师的摄影博客叫1416教室,2008年8月以西直门的奇遇花园咖啡馆为基地,任悦老师组织了第一次的线下活动PhotoCamp,我在这个活动上也认识了不少喜欢摄影,做摄影相关工作的朋友。我记得那会儿我刚从第一份工作,计算机软件测试工程师辞职,任悦老师说你自由了啊,那就帮杂志拍照片吧,于是我就开始给一些商业杂志拍肖像,有《环球企业家》,《中国企业家》等,我后来就一直坚持着给各种杂志拍摄。

 

当时我们6位青年摄影师,一起做了个小组织,叫刺点图片社。因为木格和张晓在重庆,李伟,夏永和朱墨在北京,张晓明在西安,我们大家也极少聚会。我们做过的唯一的作品放映活动,是2009年6月在任悦老师的PhotoCamp,色影无忌网还做了相关报道,叫做国内首家青年摄影团体。但后来大家各忙各的,刺点就算结束了。现在想想,如果当年有微信公众号这样的产品就好了,推广就容易很多。不过摄影之路漫长,有几个朋友江湖上相望着,至少知道自己并不孤单。

 

640-6
《后三峡》等船的女孩,楠木园,2007年

 

从2007年到2009年,后来2011年再去过,我曾经来来回回拍过好几次三峡。有时候是自己去拍,有时候是和木格一起走的。那个时间段,宜昌的黎明,广州的严明,也在三峡那儿拍。我想我是1976年出生的人,七零后的人难免有点大情怀,喜欢大命题。我拍的三峡叫做《后三峡》,因为三峡大坝175米水位已经蓄起来了。以前滩是峡江人们活动的场所,三峡最大的改变就是滩没了。我现在想那些江边的小县城,可能已经蓬勃发展了起来。在2009年平遥摄影节,柴油机厂展厅,那日松老师策划了一个展览,就叫《三峡!三峡!》。李伟,黎明,木格我们三位摄影师做了联展,我想是给那个时期我们拍摄的三峡,做了一个很好的总结。平遥摄影节在9月,摄影节期间经常下雨,因为我们展场是露天的,三峡摄影展开幕第一天就被雨淋了,也算配合了三峡这个主题。

 

640-7
《后三峡》美国Newsweek杂志,走过堤坝的男子,巴东,2009年

 

2009年有次任悦老师说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杂志的图片编辑找中国方面的照片,我于是把个人网站发了过去,结果用了两张照片,一张三峡的,一张内蒙古的,共1200美金。那时我特别高兴,觉得照片也很值钱嘛。可惜后来我从业好多年后,才发现这样的好机会真是太少了。在中国做自由摄影师实际情况是很艰难,接到的拍摄活儿少,稿费也很低。

 

由于内蒙古的拍摄经历,我开始关注边疆。这种少数民族地区,照片有更多的民族学和人类学的意义,这也是我的个人兴趣所在。于是2011年11月第一次去新疆。2013年8月跟着陈坤行走的力量活动,第一次去了西藏。我把未来的拍摄项目都规划好了,内蒙古,新疆,西藏,叫做自己的中国边疆三部曲。这些地方都太远了,过去需要不少钱,也需要很多时间。主要摄影不是赚大钱的行当,尤其纪实摄影,意味着风吹日晒,意味着爬山涉水。我想通了,我此生能做的就是当个照相师傅,于是心里踏实了,未来把自己规划的摄影项目慢慢完成。

 

640-9
《时代的肖像》演员黄觉,2016年

 

2011年我买了佳能单反5D2,我就想着要做纪录片。印象里几家纸媒曾经都做流媒体,但过几年好像又不搞了。我想短视频肯定是留不下来的,因为它不够丰富。道理就和摄影现在不谈论一张照片了,得谈论一组图片故事一样。我想我要做就做个扎实的东西,做个纪录长片。我把《收割电影》那本书翻了又翻,这本书是关于日本纪录片导演小川绅介,书的副标题叫“追寻纪录片中至高无上的幸福”。我认同小川绅介的理念,关于纪录片,包含着对人性关怀的思考。拍摄纪录片不能吝惜时间,从拍摄前的等待,拍摄中,拍摄后的制作,都需要大量时间,拍纪录片的人要有等待的能力。所以我觉得做纪录片重要的不是一时想拍片子的冲动,也不是钱,而是时间。拍摄纪录片需要面对一个漫长的工作,一种坚持的力量。

 

640-10
纪录片《克什克腾苍穹下》2016年

 

我纪录片的内容是关于内蒙古克什克腾旗,两位蒙古族牧民,饲养保护稀有铁蹄马的故事。我把片花投给北京电影学院张献民老师,他主持的天画画天独立电影基金给与了资金支持。2011年和2012年我一直在前期拍摄中。因为对话是蒙古语的,翻译和后期剪辑花了我很多精力。2016年终于剪辑完成,片名叫做《克什克腾苍穹下》,在顾桃发起的2016年首届内蒙古青年电影周,做了首次放映。从此除了平面摄影,纪录片也成为我持续进行的项目,我成为纪录片导演了。纪录片比起照片,能包含更丰富的信息。但无论做摄影还是纪录片,我内心是悲凉的,因为我知道自己无力改变什么,我面对被拍摄者生存处境也无可奈何。

 

640-11
《一个摄影师的旅行日记》普鲁村,2017年

 

有时我会想我对自己的定位,我觉得说自己是报道摄影师太局限了,说摄影师就好。这几年,由于我经常出门拍摄,有时候到达很遥远的地方。我随身带着柯尼卡巧思Hexar相机,装着黑白胶卷,我把自己放入那片风景中,持续不断的自拍,记录了我的到场,我把这个正在拍摄的项目叫做《一个摄影师的旅行日记》。以上就是我这些年的摄影经历。我想摄影师所有照片就是对他所处的时代,他所在地域的关注吧。当然,这肯定也是我做为独特个体的关注。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