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岛到城市,我用旧照片“写”了一首诗

陈梦婷 2017-11-6 高心碧

 

“诗歌在记忆中生长。”——博尔赫斯

 

file

 

我们这一代,不同于父辈。生活相对安定,也没有战争与饥荒,大部分时间里都不痛不痒地活着。

 

即便如此,有关生活的无奈和消费主义等问题仍然常被提起,它们在形式各异的作品中被表达得淋漓尽致。而当每个人都在讨论着,并试图用作品去表达问题时,我渐渐对拍摄这类作品感到麻木。当然,并非是我不喜爱,只是总觉得与时代发展息息相关的社会题材经过时间的洗礼才会慢慢变得珍贵。

 

有一次,我在公交车上偶然听到舒曼的《童年情景》,过往涌上心头。我以为遗忘了那些逝去的时光在心中的分量,在这一天被一段曲子唤起。某些视觉经验本以为已经了无痕迹,却也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于是,我重新翻看自己拍过的旧照片,翻看这些年来的日常片段与记忆。

 

9

 

这些片段分别拍摄于天津与福州,这两个我近年来生活的城市。它们一南一北,在天津时我看不到山,在福州时我也看不到大葱,这些细枝末节的差异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这四年里的成长。

 

大学之前,我没有多少在城市生活的经验,能看到的事物有限而简单。老家是一座小岛,视线的尽头永远是山,无论春夏秋冬,它们都保持常绿。所有人的生活似乎都被绿色的植物和蓝色的天空所覆盖,朴实又自在,和大多数南方的乡下一样。

 

1

 

来天津念书后,我感受到了更多不同于往日印象中的场景和脸孔。横穿于黑色油柏路之下的地铁,与那里行色匆匆的人,还有穿着传统白色长袜的、在雾霾中戴着口罩却仍然牵狗遛弯儿的大爷。

 

天津的阿姨特别喜欢把头发捣鼓成高高蓬蓬的样子,偶尔在路上还能看到她们戴着卷发棒走路。这种场景对于我来说惊喜又好奇,所以作品里也出现了一位抱着大葱的卷发阿姨。

 

10

 

后来,我决定把这些日常片段通过想象重新拼凑成一幅幅图像,有水、有云、有蓝天、有月亮,还有老家田野上经常出现的芭蕉叶,它们统统来自于往日的视觉经验。

 

因为童年环境的影响,在对往日的认知里,生活给我的感受总是自由自在的,所以这一系列作品也几乎是明亮,有着大片的蓝色和绿色。

 

拼1

 

除此之外,7-11门口抽烟的大叔、KFC的橙汁、私家车里的人、海面上拉着孩子上岸的父亲、可口可乐的红色大雨伞、学校门口的理发老爷爷,以及朋友的身体,这些来自于生活的事物都在不知不觉中感染着我。

 

于是我将它们随机组合,分不清南与北,分不清时间,像是从日常生活中攫取出一点奇迹与想象。

 

3

  

拼2

 

如同写诗一般,以往的经验被提炼出来,平淡朴素的日常生活在诗人笔下变得熠熠生辉。当我从这些年所拍的生活片段中重新拼凑自然与人事时,觉得生活就像奇迹在闪光,它们共通并且源于我自己。

 

7

  

8

 

创作《往日的诗歌》这组作品,让我有了重新审视自己周遭生活的机会。回顾过往,以好奇心重新去拼凑日常生活中的自然和人事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日常的生活片段重新有了生命力,变得神奇起来。

 

很多东西难以阐述明了,特别是对我而言。但愿观者能在我的这一系列作品中感受到生活的奇迹,而非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存在。

 

6

 

一代代的生活是不断循环的,但有些东西却是共通的,是散发光芒的。这些光芒使我逐渐建立认知,是对生活抱有希望的动力与能量。

 

我想,这也是摄影所带给我的奇迹。

 

作者简介:陈梦婷,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摄影专业,2017届。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