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冲:透过女性的身体我看到了死亡与来世

陈冲 2017-8-21 刘淼

image001

 

这组片子名字叫《不合时宜的沉思》,这个名字是来自于哲学家尼采的书,尼采是著名的存在主义的先行者,而我也是个存在主义者。尼采认为,我们的世界是“永恒轮回”的:“万物方来,万物方去,永远转着存在的轮子。万物方生,万物方死,存在的时间永远地运行。离而相合,存在之环,永远地忠实于自己每一刹那都有生存开始。”尼采强调我们的生命便是一种轮回,看似是属于自己的生命和生活,其实冥冥中已经发生过。

 

image009

 

我们的生活是能够被预演的,有朝一日,我们的生活会按照我们经历过的方式再现。然而,现实中这个世界存在的基础恰恰是轮回的不存在,生活无法预演,我们既不能把它与我们以前的生活相比较,也无法使他完美之后再来度过,生命之流只能在偶然性的大地上泛滥,人们肆意的生活,获得了漂浮在半空中的存在。

 

image005

 

我的作品想探寻关于人的一切本质和本源,所以我选择用自然中的景观和景物与人体进行比较,试图从中印证和找寻生命与自然之间的关系。说起拍摄这组片子的起因,我不得不谈谈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

 

在很突然的时间里,我亲眼目睹了我父亲和叔叔因病而去世,这是一段无比痛苦的时期,我一下子承受不了,被现实所压倒,并患上了抑郁症。我尝试用各种手段和方法来缓解症状,但似乎都很无力。犯病的时候,每天沉浸在自己痛苦的感觉中,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理性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这种负面情绪。但这段时期却是我离内心最近的一次,我开始找寻能够表达内心和情绪的介质。

 

image015

 

我开始读海德格尔,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人类是自然的一部分,在自然面前人类如此的渺小。一直很喜欢曼雷、杰夫·昆斯和杉本博司等艺术家,看了他们的作品似乎能够平复抑郁的心情。苏菲·卡尔用她的《极度疼痛》,一本摄影失恋日记治愈了自己的痛苦。于是我便萌生了用摄影的形式去表达自己的念头,探索自己所经历的一切。

 

WechatIMG119

 

我本人是个设计师,所以相比其他人,我对图片的结构和色彩更为敏感。好的设计追求潮流感和前沿性,这种特质也延续到了我的摄影作品里。我的摄影尽量避免陷入传统或老套的摄影方式。相比于其他人,我更关注与拍摄场景或景物的局部,而不是那些信息量、细节很丰富的风光大片。

 

在城市里拍摄难免陷入瓶颈,十天半个月都拍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这个时候我喜欢到荒凉的地方旅行,寻找灵感,往往能够看到更广阔的风景,这些荒芜的元素能够启发我的创作。 敦煌、张掖、青海湖是我最喜欢的三个地方,还有其他几个西北地区也别具特色,往往有着独特的元素和不寻常的场所,像是寂静的沙漠和一望无际的水。

 

image013

 

我尝试过各种型号的胶片相机,也曾失败过无数次,经常兴致勃勃的拍了好几卷,拿出来冲洗却发现曝光完全不准确,能选出来的片子寥寥无几。后来去学习测光和相机原理才慢慢地掌握了这精致的小器械,最后我选择用Contax T3拍摄,效果是我最喜欢的,也是最适合我拍摄主题的。生命与死亡的自然元素在我的创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我并不想太直观地去拍摄,所以我选择这种对比的形式去隐喻生与死的关系。当然,整个拍摄的过程也是我自愈与自省的过程。

 

|编|辑|手|记|

 

无意间在Flickr上发现了陈冲,一开始只看到了其中的一张,却被吸引而盯了很久,这有意而为之的画面实在是太绝妙了,他的作品充满了惊喜和神秘,我们的目光会不由自主地去注视,注视那些妙趣横生的点子和联想,并激发我们感情上的动荡。后来看到了他一张接连一张精妙的照片,便对他本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image011

 

陈冲以一种充满好奇且非常有趣的视角,将两种令人意外的物体用照片的形式结合、拼接。例如将女性的臀部和溪流上的一座桥对比,将女性的肩膀与山脉拼合。而更令人意外的是,摄影师陈冲并没有任何摄影相关的学术背景。“我希望自己可以忘掉一切关于利益和名誉的诱惑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是陈冲之所以拍照的初衷。

 

作为一名主业是平面设计的人,似乎摄影从来都不是一件难事,陈冲有着敏锐的眼睛,与生俱来的观察力,对画面构图、色彩完美的把控力。但光有这些似乎还不够,真正能够让陈冲与众不同的,是他的人生经验和经历,是出于对生命和自然的敬畏、恐惧和无力。而通过对话,他本人的状态往往是脆弱的、悲观的,却又对生和死的关系看得如此乐观,所以他本人是矛盾的,是时刻与自己内心战斗的一个人。这所有的一切都潜伏在他的照片里,无论你看到的是对逝去的无奈,是对活着的畏惧,还是对来世的憧憬。都是基于你人生经验的理解,这一切都是他的照片想说的、想表达阐述的东西。接下来是我与陈冲对此展开的部分对话节选。

 

image003

 

|对|话|

M:刘淼   C:陈冲

 

M:看你的照片,我嗅到了身体和植物散发出同样诱人的气息,也是充满生命力的气息,还有线条,蜿蜒的线条,笔直的线条。为什么你会对拍摄人体感兴趣?人体是不是你主要的拍摄对象和主题?

 

C:当我得知自己患上抑郁症,我个人比较关注人的精神和身体之间的联系和关系。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想去做的,我最近一直在做拼贴。

 

M:像你这样将两张照片根据线索、内容或是特性,进行对比组合的作品形式并不多见,你在创作的时候考虑到什么,用了什么样的手法?你之前拍过其他有关于人的项目吗?或是静物、无人的项目?

C:我将自然和人体组合在一起进行对比,他们之间有看起来相似的部分。我并没有刻意将身体和景物进行拼接,我只是跟着感觉随机的挑选组合他们。我本身就是个业余拍照的人,从来没有拍过其它的系列,感觉拍这些都是由心而发的,符合自己当时的状态。

 

M:你认为人体和自然世界有着根深蒂固的联系,是不是类似这种的形态和形式可以从我们身边的任何地方找寻呢?

 

C:我认为人类只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任何的事物总是有他们的相似性,物似人,人似物。但人们却总试图去掌控自然,即使现代科学技术增长和发展的很快。

 

M:每一组图像都拼合的十分完美,你花了很多精力和时间去寻找可以组合的相关对象吗?

 

C:我几乎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去完成这组作品,这真的花费了很多时间,我不得不集中我的精力去找寻,当我没有灵感的时候,我真的会买一张机票或者车票去更远的地方寻找灵感。

 

image017
image019

 

M:你的摄影作品将人体和自然巧妙而毫无违和地联系起来,我最直观的联想到了现代的伐木业,大量的生产、消耗和浪费,你的主题是否想表现社会发展和自然之间的冲突?

 

C:这也是为什么我做了这样一个系列,在拍摄中我也会不断的进行自省。

 

M:你的拍摄对象都是裸体,这是否象征着人类的一种易碎性和脆弱性?

 

C:如果你这么认为,那就那么认为,生容易,活更难。现在社会无论是小地方和大地方,每个人都有他的烦恼。有些人疯了,有些人哭了,有些人自杀了,有些人每天为一件小事苦恼,有些人为了找刺激而自残,有些为了满足自己欲望大肆的去做一些违背规律的事,真正能自得其乐的人又非常之少。而尼采,一个鼓吹个人主义、利己主义的人,一个强烈批判道德、批判庸人、蔑视同情的人,却因对一匹马的同情而哭泣。

 

image021

 

M:你的作品得到了世界很多媒介非常高的赞赏,你是否考虑转行做摄影师呢?为什么?

 

C:首先我不是一个摄影师,摄影师是个很专业的称呼。对于创作和我个人的表达都是非常纯粹性的,我不愿意为了利益,去破坏我现有的状况。我只希望自己继续朝着自己的想要的去推进,也许未来能成为也说不定。

 

M:最后,自然世界是我们能够活下来并且呼吸的关键,你的主题是否是隐喻一些有关来世的信息?你想给观众展现什么样的效果?

 

C:实际上,我并不经常在公众面前表达我的观点和想法,我相信他们每个人看了我的作品都会有他们自己的观点。如果真要表达的话,我感觉就像佛教《六祖坛经》所明言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句话来给来世的信息最合适不过。

 

image023

 

陈冲:平面设计师,艺术家,工作生活于杭州。

 

总要在冬天转暖的时候

做些什么去等候天鹅

 

比如赤身裸体, 

抱着一匹马的脖子在大街上痛哭

 

 

---《抱着马的脖子痛哭 致尼采》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