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许力静:从“国展”收藏到艺术博士

许力静 2017-7-17 尤文虎

640-0
momo 选一 2016

 

其实还在摸爬滚打的人既没有总结过去的资本也没有构想未来的谋略。承蒙《大众摄影》的厚爱,有幸第一次用文字的方式整理自己学习摄影的历程,于我也算作节点式的存在。我是一名就读于东京艺术大学先端艺术表现科博士二年级的学生,目前刚刚结束意大利驻地创作,经由米兰去往回程的路上。此刻车窗外的田园风光既适合平静思考又填补了行程中的空暇,没有比此刻动手写下这些文字更妥当的时机了。

    

经历说来简单,内蒙古出生,十六岁上京学习美术四年,大学期间学习摄影基础及商业摄影,毕业后工作两年半,辞职到日本留学至今。近十年来做过的事没离开过摄影,但也不敢自诩专业。一路走来,丢掉一些拥有的,捡起一些未知的,时间久了就回不了头了。

 

从内蒙到北京

 

640-1
故乡

 

我出生于内蒙古一个不知名的小城,父辈随祖辈从军至此。黄河从城边穿过,儿时的记忆中见到沙尘暴的次数远远多于草原。

 

人生中无数的小岔路,随便拐上哪一条都将是完全不同的人生。与同年代的女孩子相仿,我也自幼学过弹琴跳舞,但终都未成气候。初中开始跟着远房亲戚家的姐姐凑热闹学起了画画。中考前夕恰逢画班老师组织大家参加内蒙古艺校的美术入学考试,稀里糊涂就被录取了。最终没去这里就读是因为母亲决意要领我“上京赶考”。像我这样半路出家、学艺不精的伪美术生能如愿考上纯属歪打正着。母亲同事家的孩子自幼学画,在北京备考中央美院附中已有些时日。得知这一消息的母亲决定也带我去试试,考不上大不了就算去旅游了。结果可想而知。好在文化课成绩优势,被一所与附中联合招生的在校生有户口留京资格的高中录取了。伪美术生自此变成了伪北京美术生。

 

离开内蒙古对我来说一点儿也不难。对于生活了十六年的故乡的留恋甚至不及临行前对此前精心喂养的宠物小鸡长大后会不会被炖了吃肉的担忧。淡忘对“家”的执念是前行中最大的助力。

 

从美术到摄影

640-2
绘画作品-画布

 

北京的学校是寄宿制。在生活方面我很快就找到了适应的办法。学习方面,学校的课程设置是上午专业课、下午文化课。四年来的每个上午几乎都在与长期素描、色彩写生做斗争。一晃四年过去了,高考应届上了北京服装学院的摄影系。一来搭了北京生源的顺风车,二来北服画画考的是默写,在凭空捏造和临场应变方面自认为还是有些办法的。

 

至于为什么是摄影?说是冥冥之中似乎过于玄妙,但回想起来也许真是宿命。父亲是摄影爱好者,在部队做干事的时候常能接触到在当时是稀罕物的单反相机和彩色胶卷。八十年代出生的我们,幼年时期的纪念照多半是黑白的,我却可以炫耀说自出生之日起我的照片可全是彩色的呢!记得小时候每次看到父亲在拍照前都要拧拧这里、转转那里的摆弄相机好久,就知道拍照这回事一定不简单。

 

640-3
绘画作品-画布

 

七八岁的时候,我得到了一台一次性相机。被告知通过小窗口(取景框)向外看,然后按下黑色按钮(快门)就能拍照片了。当时的我对这个新玩具真是爱不释手,恨不得看路都要透过取景框。就这么咔嚓咔嚓的按着快门,觉得那声音既神圣又具使命感。拍了很久之后才发觉这相机着实神奇,竟然可以无限制的拍下去!多年后才明白过来我得到的不过是个空壳,里面根本没有胶卷!偶尔惋惜如果真能留下影像,会是怎样一番光景?这便是我透过取景框观察世界的开始。第一台真正意义上属于我的相机是上京求学临行前父亲送的柯尼卡傻瓜胶片相机。而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日后会与摄影为伍。当得知被北服录取并调剂到摄影专业时,父亲如释重负的说,感恩我能步入这条他想走却未能成行的路。

 

从商业到艺术

 

640-4
产品摄影习作 2008

 

大学期间学了史论和技术,拍摄主题多围绕时尚人像和产品静物。该学的该拍的没有怠慢,但不知怎的总也提不起精神。尽管如此,在这里学到的东西还是或多或少的影响了我。比如至今拍的东西里大多是自己一个人在影棚里捣鼓出来的。《或》系列也是这么拍出来的,光源自己布,模特自己当,当时也没多想为什么,想拍就拍了,一晚上不睡觉也没关系,拍完了心里就畅快了。自拍、裸体,这些关键字从未在脑海里出现过。一次短暂的实习经历中,领导安排我与一位立陶宛摄影师对谈。因为我俩都是自己给自己当模特,主题就围绕自我肖像展开。那是我第一次鲜明的意识到自己的作品被分类了。不久后,一张用于公司活动宣传的我的自拍照被某摄影论坛的网友用后期软件调整亮度后再次上传,仅仅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图片中处于暗部的女性胸部。惊愕之余也迫使我开始思索自己作为女性同时兼具摄影师这一身份时候的自我界定。比起商业摄影,作品背后的东西似乎更能吸引我。

 

640-5
或 选一 2009-2015

 

促使我“弃商从艺”的也与几次获奖经历密不可分。一是2009年获得了平遥摄影节的新锐青年摄影师奖,在即将毕业之际得到的这个奖像是一剂定心丸,坚定了我即使离开了校园也要坚持创作的决心。二是次年参加了第23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说来惭愧,“国展”得奖的作品仍是大学里拍的那些。早期的几张《或》得了青年组铜质收藏奖,《禽》得了优秀纪念奖。记得“国展”的征稿启事中并没有限制必须提交单张作品还是组照。当时这两组作品仅仅各有4张、6张左右。那时候对系列作品的理解尚浅,也说不清道理,只隐隐觉得单张照片不足以说明我想表现的,索性全交上去让专家给评判的好。

 

640-6
禽 选一 2009

 

现在看来,《或》是一个开端,让我想要搞清楚什么是所谓的作品,同系列的作品为什么想要继续拍下去。创作的途径分正反,有的人是想明白了再拍,有的人是拍起来再想。我属于后者。不明所以的先开了个头,拿着不成熟的东西去闯一闯,比如参加“国展”让专家给看看,比如以获奖为契机刊登杂志让大众给评评。意见听得多了自己也不由得开始想了,想不明白就去看别人的作品。比如参加“国展”的展览,自己旁边挂的是同龄人的作品,他们拍的是什么?又比如身前背后挂的是成熟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又是怎样一路走来成长到今天的?想的差不多了带着问题再去拍,拍不明白了再去研究。知晓了古今中外,自己的位置也就越来越清晰了。正着走也好倒着走也罢,走对了方向怎么走都不怕,路途遥远也不觉得累。

 

从学校到职场

 

640-7
+|Plus 选一 2014

 

因为这个奖项,我的拙作也有幸登上《中国摄影》和《大众摄影》的内页。初识《大众摄影》已记不清具体时日。父辈好摄影的缘故,哪怕是在小县城,《大众摄影》也是爱好者的必备读物,所以这名字打小就不陌生。得知作品被刊登后急忙跑去报刊亭买来读。《或》作为“获奖秘籍”的配图之一被刊登,文章的内容是从评委的视角解析“国展”。其中一处让人印象深刻,“什么照片能打动你?真实!”我想文中的“真实”二字想要表达的绝不仅仅是表象的客观存在,而是作品背后的真诚。作品不为获奖而拍,不为赢得赞赏而拍,而是真真切切的觉得这照片此刻不拍不行,为了自己内心的安宁而拍。

 

想要做到真实又谈何容易。缘分兜兜转转,七年后的今天,我能为《大众摄影》写下这些经历,仿佛是对自己当年的坚持做出了肯定。这感觉就像一位虚拟的导师默默地关注,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予鼓励。 

 

640-8
Water color 选一 2014

 

后来在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从事媒体工作的两三年间,我接触到许多国内外摄影界最前线的资讯,也参与了不少摄影节及摄影展的筹备。工作占据了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个人创作也几乎停滞在了大学毕业那年。所谓“新锐”还没迈开步子就暂停了前进。从向往成为职业艺术家的学生到与媒体打交道的职场人,也曾担心自己会忘记初心。事实上,工作中学到的可能是自己做一辈子职业艺术家也想不明白的,身份的转变反而能更客观的看待摄影。作品看得多了会迷茫,再想想也许就会如释重负。工作做久了会迷失,跳出来也许就会豁然开朗。趁还年轻,我告诉自己该出去走走了。

 

从中国到日本

 

640-9
武藏美毕业展-教室改造后

 

选择来日本留学的时候未曾料到会在这儿把学上到头。日语零基础来到陌生的国度,三个月后靠着旧作和蛮干,考上了日本的武藏野美术大学攻读修士(硕士研究生)课程。我接触到的日本摄影教育对作品从立意到拍摄以及后期乃至输出,每一个环节都由学生自主完成。以前在国内从未自己打印过作品的我为了补上这一课,不知道打废了多少相纸。色彩校对、纸质效果……一张作品打印好几版也未必有一张成品。也心疼钱,但权当交学费了。展览也是自己布置,锤子钉子盒尺都是常备之物,修士毕业展的时候甚至自己动手建假墙把教室改造成了展厅。以前在国内打印交给店家、布展交给工人这一套在这里行不通。其实多操作几次就把个中原理摸透了,也知道什么样的展示方式最适合作品。

 

640-10
Rat 选一 2010-1015

 

修士毕业后不得不面对即将失去在留资格的现实问题。回国、在日就业、升学三选一。如果回国,回去干什么?如果就业,在求学路上是否还留有遗憾?这样反问自己后,我决定选择其中最难走的一条路——升学。当目标锁定东京艺术大学博士课程之后,我意识到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首先最难过的一关就是语言,东艺大的往届博士中鲜有留学生,与本国人平等竞争语言的劣势不言而喻。其次是论文,既然选择了读博,学术这条路不走不行,当下的我又写得出什么呢?最后是作品集,除了将过去的自己和盘托出也别无他法。即便困难重重,因不想说着如果我当初怎么怎么样现在就如何如何这样的话度过余生,还是决定尽力一搏。2015年底是至此我在日本最难过的时期,毕业展的筹备、升学的重压、工作中的琐事……曾一度自律神经紊乱严重影响了日常生活。好在无论是学业还是生活,感恩贵人亲友相助,该过来的都过来了。

 

从此刻到未知

 

640-11
TAKE YOUR PORTRAIT BY YOURSELF 选一 2017

 

通过备考,对自己的作品以及学术思考都是一次整理。09年开始创作自我肖像作品至今已有八年。从最初的“自我封闭”式拍摄到近期的新项目“TAKE YOUR PORTRAIT BY YOURSELF”(拍一张自拍照) ,是我个人创作方式的一次重大改变。该项目于2017年6月1日启动,拍摄的第一站正是文章开头提到的意大利,之所以把首站选在中国、日本以外的国家,是因为这是一个企划者在任何时间、地点,邀请任何愿意参与的人进行拍摄的项目。首次尝试与人互动并共同创作,比起在自己的主场,不如干脆豁出去到异国文化中去,说不定会碰撞出更多火花。具体来说,受邀者使用企划者准备的摄影器材进行自拍,被摄者在拍摄过程中可以自由决定构图及自身姿态,并最终由被摄者自行按下快门完成拍摄的项目。当初萌生这个想法是由于我在研究自我肖像类别的时候提出了广义自我肖像的概念。身为自我肖像作品创作者的我既没有出现在照片中也没有按下快门,但这些照片既是我的作品又是自我肖像作品,看了照片的人也自然知道我在哪里、在做什么。照片中的他们有的是旧识、有的刚刚认识、有的只是陌生人,我与他们每个人都有或长或短的交流,每一次拍摄都是一个故事,这也正是该项目的另一有趣之处。创作方式从“内”到“外”的转变,让我意识到摄影学的越久不代表越要给自己加上更多的条条框框,路其实可以越走越宽。

 

640-12
momo 选一 2016

 

除了自我肖像的主题,我也在拍摄日常生活中的“小”东西。散落在地上的鹌鹑残骸、垃圾桶里生菌的谷物、咬了一口了樱桃、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鲸鱼幼崽……这些细小的景致常被忽视以及厌恶。但在我看来它们却是鲜活且充满魅力的。事物越是巨大越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比如宇宙。事物越是渺小越注意不到它的存在,比如霉菌。在腐坏的苹果皮上,我却看到了整个宇宙。日常中的一切客观存在皆在时间的横轴上不断发生着变化,主观意愿的驱使下截取其断片的同时,日常也就变得不再寻常了。拍摄之余我也喜欢假想以什么样的形式展出会让这些小家伙看起来更有力量。也许,以前没想到的、没做过的不正是新的学习环境给予我的馈赠吗?

 

现在的我不好不坏,知足也有期望。课业不多但时常担心五年内是否能顺利毕业。课余打三份或多或少与摄影有关的工,累却总能从中学到些什么。至于什么时候思考与拍摄,可以是此刻也可能是写完最后一个字的下一秒。

 

640-13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