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Bacani:当我拍照时,我只是一只停在墙上的苍蝇

Bacani 2017-6-26 Kathyee

image003

 

她是现代版年轻的薇薇安·迈尔,她是通过摄影改变命运的香港菲佣,她曾赢得世界奖金最高的哈姆丹国际摄影大赛,她曾获得马格南的奖学金。她就是近年刷爆朋友圈的摄影红人:Xyza Cruz Bacani,她用真诚,捕捉触及心灵的瞬间。

 

image001
Bacani

 

Bacani 的黑白街拍,带我们漫游于熙熙攘攘的人群、寂静的街道和胡同深巷。她镜头里的人,从眼神渴望的女孩,到街角匆匆的夜归人;从酒吧夜嗨的朋克,到受虐哭诉的女佣。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故事,她把整个香港揉碎了塞进镜头。

 

image005
Bacani 摄于香港

 

在这个摄影越来越平民化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会同时拥有摄影师与其它身份。但想成为真正的摄影师,热爱与坚持两者必不可少。Bacani就是这样的摄影师,她的成功不是靠运气,而是靠长久的努力,她把拍照视为与吃饭或洗澡同样自然且重要的活动。为了拍出更棒的照片,Bacani一有空就会去网上学习专业摄影师的教程,无时无刻地拍照。

 

image007
Bacani 摄于香港

 

Bacani:从一名菲佣转型做摄影师,对于我来说,是极大的挑战。在《纽约时报》报道了我的作品后,我依然没有放弃家政的工作,因为对于“自由工作者”这几个字,内心还是排斥的。虽然家政不是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但它至少能给我安全感,我知道下个月还能有一笔固定收入,知道今天晚上该睡在哪。可当我接受了马格南的人权奖学金去纽约深造之后,不得不停止一段时间家政的工作,可能是从这个节点我才真正开始了摄影师的生涯。我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在纽约的深造使我获得了作为摄影人的自信,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深的理解。但自由职业者的确是让人不安的,尤其是不稳定的收入,所以我每天都打足精神努力工作。

 

image009
Bacani 摄于香港

 

我2009年开始街拍,从此将拍照看作是规定,每天都要执行,当然,这还能帮助我缓解工作的疲惫和压力。其实我最初的梦想是成为画家,但自己似乎没那个天赋。然后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可以成为一名摄影师。但我从不会忘记我曾经是名菲佣,我永远都不会对这两个字感到厌烦——这个身份不仅塑造了我的过去,更对我的现在和未来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image011
Bacani 摄于香港
image013
Bacani 摄于香港

 

只有在拍照的时候,我束缚着的灵魂才能得到释放。我很享受相机的快门声,这能激发我的肾上激素。寻找不平凡的画面是很有挑战性的,当我知道自己得到了一张永恒的瞬间,这能治愈我,也能极大的满足我。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着白日梦的世界,我仅仅是记录那些我看到的景象,这也是我爱摄影的原因。

 

image015
Bacani 摄于香港
image019
Bacani 摄于香港
image021
Bacani 摄于香港

 

很多人会对我的特殊身份感兴趣,我很幸运,我的雇主十分支持我的爱好,他还借我一笔钱去买相机。一直以来,我并不以我的菲佣身份为耻,我为我的工作而骄傲。但不能否认这个社会确实存在着对菲佣的偏见和歧视。当我在外面拍照时,我是彻底放松的,只有我的相机陪伴我。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不是菲佣,不是家政,只是个抓着相机的女孩。

 

image023
Bacani 摄于香港
image024
Bacani 摄于香港

 

我喜欢用定焦镜头拍摄,从未使用过变焦镜头,因为我喜欢移动来变换视角和替代镜头的焦段。这意味着走的更多,不容易胖,对我也是一种磨炼。我认为摄影就是光线和预判,这也是我街拍的原因。这是一种视觉的练习,一种预判人们下一步行动的练习。我们都是同样的人,每天做着相同的事:吃饭,睡觉等等。所以当我面对这些平常事物时,想要得到精彩的画面,更加需要些耐心。

 

image026
Bacani 摄于香港
image028
Bacani 摄于香港

  

image030
Bacani 摄于香港

 

我的拍摄对象无论是身份,还是社会阶层都有很大的差别,而得到信任一向是艰巨的任务。记得当我拍摄有关受虐佣人的主题时,我去了很多地方,到了当地我就开始联系各种相关组织,他们会帮我联系到这些受害者。我介绍自己、说明来意,然后征求他们的意见。如果运气好,他们会同意。很多人能够接受拍摄,是因为我对他们的处境感同身受,我自己也是一名女佣,只不过我的雇主人很好。

 

image032
在香港,有成千上万的移民女佣,她们生活在公众视野之外。

 

很重要的一点是你要知道这些人的经历,我不是拿走了他们的故事就走的人,而是试着去告诉人们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为了减缓面对镜头的不适感,我避免再次揭开他们的伤疤,但我不同情他们。如果我们一直强调他们是受害者,将他们关在所谓“受害者”的盒子里,没有人能出来,因为没有人敢发声。他们其实都是很坚强的人。

 

image034
这张照片里的Shirley ,背部、手臂被烫致三度烧伤,雇主还因此终止了她的合同。Shirley搬进了庇护所,失业6个月,四处寻求法律援助。

  

image036
Bacani 摄于香港

  

image038
Bacani 摄于香港

  

image040
Bacani 摄于香港
image017
Bacani 摄于香港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