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摄影

故乡就是生活的地方

覃道泽 2017-4-17

前言:他纵身一跃,扑入一条清澈的河;她手捧鲜花,穿戴整洁;而他,正和一条名叫小花的狗叫板,相互吼着……在他的视界里,故乡不是遥远的乡愁,不是匆忙的过客短暂的惊讶,每一个物件,每一声响动,都可以为眼前的这里铺上一层温暖的底色,故乡,就是正在生活着的地方。

 

我是15年下半年回到故乡的,从最初始情绪比较强烈到后面逐渐拍到喜欢的照片,这中间我发觉自己身上没有很大的那种使命感,我是那种很懒的人,懒到只想用最简单的方式来做摄影,所以后面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拍日常生活。

傍晚

    

向左走,向右走

 

我的故乡在湖南石门。石门县有些大,这次主要讲讲我在雁池做的事儿吧。雁池在哪儿呢?把她说得很具体就没意思了,我不是干这个的。她和中国许多普通的乡镇一样,你坐车,过一道弯,就看见她在那儿。

 

雁池的春天

   

一个人插秧

   

三个朋友

   

牛妈妈和三个孩子

 

我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但是从小没干什么活,所以长大之后呢就不具备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大专毕业之后做了许多份工作,最终没留在城市里头。

 

       

 

我家就我一个小孩,我妈是那种特别仁慈的性格,计划生育的时候家里穷,所以我有一个妹妹没能生下来。这是我妈最大的遗憾,她经常讲给我听,我想起来的时候就觉得很伤心。

 

带我走吧

   

自拍

 

当地域上的故乡和生活重叠的时候,就不会出现那种寄托感,故乡就是生活的地方,成了日常的一部分。我想,我是把这种情感寄托在摄影上了吧。

 

夕阳

   

烧肥

 

最开始拍照是在大约12年的时候,那时候买了一个胶卷相机,我记得是凤凰205,很漂亮的一个相机,但是有点儿漏光。那时候没老师教,自己也不懂冲洗,就是拍着玩吧。

 

堂妹

   

奶奶

 

15年的时候开始用手机和一部数码相机拍照片,主要是成本低吧,拍起来容易一点儿,就拍的比较多。下半年的时候开始通过网络学习摄影知识,这时候开始认真起来,就是很认真那种,感觉应该把摄影当回事。

 

到了拍照的时候,小黑倒是挺自觉的

有时候很巧,狗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刻出现,似乎是在以另一种方式宣告它是这个家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小花和我是对头,所以它总会理我远点

 

回到雁池让我感觉舒适,人们对我都很和善,这让我感到很亲切。所以刚回来那会儿我经常拍我的家人,他们对于这种拍摄一开始既不感到惊喜,也不表示反对。

 

祖孙俩

  

邻居奶奶

夏天

   

她们的合影

 

我的照片拍的是日常生活,但又不仅仅是我看到的生活。我把这些照片给乡亲邻居和朋友们看,有的人会说,你拍的什么啊,脸都看不清。有的人又会说,诶,这个人我认识,诶,这个小孩儿拍的真好。

 

我爷爷

   

外婆

   

堂妹

   

我妈

   

我爸

 

这些照片被集结了一部分发在建立的公众号里。一开始建立公众号是为了排遣寂寞,到后来呢这个号的属性会时不时的变换,有时候它是摄影的一部分,是一个媒介,有时候又成了一种心理负担。

 

家门口

   

夜晚来临之前

   

新生活

 

所以后来,当拍照不能带来经济效益的时候,就会有很多矛盾。家里人即便不懂得这样的照片有什么价值,他们还是支持我把拍照当成生意来做,但是我自己对这个不太在行。

 

小牛爬上来了,真真还不晓得

   

我表弟

 

我拍的照片里,老人和小孩儿很多,因为他们确实很好接触,也很有趣。至于年轻人就拍的很少。我不太懂得怎么和他们沟通,我拍过的年轻人都是我的朋友。其他人嘛,他们太无聊了,比起拍他们,我更愿意拍自己。

 

闪闪

  

Monkey

   

超哥

 

在老家做摄影基本上找不到能和你沟通的人,有几个好朋友我们在一块儿也基本不谈这些,有时候就感觉特别孤独。我现在觉得摄影是件很轻又很重的事情,打个比方就是,你要在浮在水面上很容易,但沉下去会看到更美的光,这会很难受。不过,我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下去。

 

猴子的头

   

安仔的手

   

王文浩的眼睛

 

补记:2017年第4期《大众摄影》杂志还将推出同组作品的纸媒新编版本《雁池的春夏秋冬》,敬请关注!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暂无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