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摄影师的上辈子是一只猫

可以 2017-5-31 大木神

 

有人说摄影师都是猫投胎转世的,好像真有几分道理,平时都懒洋洋的,一有动静时却能迅速跳起来,要么快门咔咔咔,要么小爪唰唰唰……这几位摄影师都是 “晒猫党”,只要有机会,就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几张照片,几小段话,满屏幕流动的都是暧昧和淘气。子曾经曰过:“志于道,游于艺”,可能那些平时就像猫一样爱玩的摄影师,照片才能拍得更好吧?

 

钟锐钧 南方都市报 摄影记者

 

2011年的10月27日我家迎来了弟弟小乖,一只英国短毛猫。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当晚弟弟进门时家里的情形:6个月大的姐姐已经在我家当家做主了三个月,突然出现的另一个同类让她感到极其不快。姐姐想攻击弟弟示威,可是三个月大的英短体型已经和半岁的家猫持平,面对从容不迫的对手,姐姐非常生气地嗷嗷叫了一整个晚上。

我的两只猫都不怕生,但都不喜欢让我抱。这是我刚领养到姐姐小叽的第二天,她还太小,只好乖乖在我的手掌下就范了。虽然说我的猫不愿意被我抱,然而我们的交流还是很多,姐弟俩经常会走到我旁边撒娇求摸,心情好的时候他们还会趴在我大腿上睡觉。

2011年12月8日,在医生打了两针麻醉后,姐姐终于被麻醉了过去。医生将她四肢绑在了用鞋盒子做的“手术台”上进行了绝育手术。我一直很好奇她的舌头到底是什么回事,医生说那是麻醉的效果。

 

谁说猫没有表情的,我会和他急:这分明就是很不爽我把他一秒变折耳不是吗?!

 

黄培培 户外行摄达人 蜂鸟网女性版版主

我的大宝贝,黑黑。对于陌生人,他是一个特别胆小的家伙,会躲得远远的,但对于我,却又是最最黏人的小精灵。闲来无事在院子里拍摄的时候,他会跟在我的身边,随时跟我保持亲密状态。边拍摄,边互动,来来来,让我掂一掂,真是一坨大肉球……

洗澡中的虎虎。你看他一脸无辜,可爱至极。虽然洗澡的时候比价忙叨人,但作为摄影师的我,还是会不失时机地把虎虎的经典镜头留下来。拍他的时候,也不正眼看我一下,难道。。。。你生气啦,在抗议不成?哈哈哈哈哈

 

呆萌的虎虎,我的亲密伙伴,我的宝宝,时不时来一个cosplay。我给他打扮各种造型,他也会对我报以婴儿般的深情凝望。看着他呆萌的表情,心都要化了。我喜欢猫咪,更喜欢能让人心里暖融融的猫咪,虎虎,就是这样一个可以让人产生这样感觉的猫咪。

 

在我拍摄的时候,虎虎也会陪在我的身边,黏在我的身上。这张照片中,虎虎特有镜头感,圆圆的眼睛配上呆萌的表情,我们这样的一对组合,应该很少会找到吧。作为一名喜欢猫咪的女性摄影师,最爱不过的就是在我工作的时候也有他们在我的身边陪伴着我。

 

尹夕远  博客天下  图片编辑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右右”是喵星派来统治人类的,2014年的双十一,我正紧张的在淘宝上挑选我想买的东西,这货突然跳到我的膝盖上,就这么双手在桌子上一搭可怜巴巴的望着我,好像在说“爹,双十一给我抢俩猫罐头呗!”。

 

家里的美短刚刚生下了四只小猫,眼睛还没有睁开的小家伙,这是老大,肆无忌惮的睡在我的掌心里。

在宠物市场捡到一只被遗弃的小奶猫,应该是刚刚睁开眼睛吧,还不能自己走路呢,小小的爪子只有我的大拇指大小。

 

因为找不到奶妈,只好人工给它喂奶,买来和它一样非常萌的小奶瓶,一点点让它吮吸,我给它起名叫“来来”,希望它坚强的活下去,有个未来。

 

杨硕  华盖创意签约摄影师,色影无忌器材副主编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一层玻璃,好似分隔两地。每当我来到窗外,乔巴总是第一时间赶到阳台,无比崇拜的眼神看着窗外的我,北京的“特殊天气”让阳台迅速积灰,而窗户则最大程度保证了室内的清洁。

谁说胖胖的猫咪没有好处?在“享受”他的过程中他也在享受你。

 

没错,摄影的世界里其实就是模糊的思维跳跃,抛开摄影,抛开技术,剩下的就是无尽的欢乐。

 

贾代腾飞  长江日报 摄影记者

芭比回家后,我就迫不及待跟他腻歪在一起。2014年,对于我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因为芭比给麻咪和我承诺过,要在这一年,给我们一个新家。

 

喵呜~大家好。偶叫赈早见·琥珀川·小白龙,是一只一岁半的折耳喵。

 

我的背影是不是很销魂?

 

2015年1月1日,芭比妈咪结婚了,我们全家都会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

新家我最大,可以肆无忌惮地占地盘。

 

李达,独立策展人,茶道美学研究者

摸摸和碗碗是我的猫,两只都是美国短毛猫,只是一只胖胖的,一只瘦瘦的。胖猫摸摸是09年另一位摄影师朋友送我的,从10周起就跟着我,已经过了六年。他瘦过,现在胖了,但是和他瘦的时候一样可爱,一样灵活。他生过病,做过手术,现在依然健康,除了懒点能吃,没啥缺点。碗碗是摸摸6个多月的时候另一位朋友送的,怕他寂寞,做个伴,他俩就成了“好基友”,直到几天前碗碗走失。

无论什么时候院子里来了野猫,碗碗都是第一个冲出去保卫家园的,甚至会追出院外,终于有一天,他出去了,却再也没有回来。

 

 

碗碗也是最胆小的,不爱洗澡,怕吹风机,更怕吸尘器,家里只要打扫卫生开了吸尘器,你一定会在书架最顶端找到他的身影。

 

碗碗走失后,摸摸做的最多事情就是发呆,朝我喵喵的叫,他以前是很少叫的,现在多了起来,陪伴是一件习惯,没了碗碗,摸摸不习惯,我也不习惯,不知道碗碗是不是也不习惯。

 

STONE VISION摄影工作室创始人 流浪猫关注者

2013年10月,我和朋友去了一趟位于沈阳郊区的小动物救助站,这是我时隔三个月第二次来到这里,沈阳已入深秋,夜间的气温也突破冰点,这只猫爬上了铁门好奇的看着我的朋友。而彼时彼刻救助站的动物们正急需食物和保暖用品。

 

这天突发奇想带了一只鱼眼镜头去拍猫,由于常年喂养和拍摄流浪猫,我可以近距离的接触到它们,我想它们也把我当做了朋友,于是便有了这张照片。

 

2014年末,沈阳的冬天已来临,这些今年夏天刚出生的流浪猫们将面临猫生中最严峻的考验,可以说很少的新生猫能熬过第一个冬天。屋内是享受着温暖暖气的人们,屋外窗台上的流浪猫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将面临饥饿和严冬。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