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客、手艺人、摄影人,他拍的肖像触及背后的灵魂

顾峰 2017-5-22 大木神

今天要为您介绍一位生活在纽约的摄影师哈维·王(Harvey Wang)。哈维·王(Harvey Wang)目前已经出版了六本有关摄影方面的书籍,包括1990年的《纽约》、2000年的《廉价旅馆:波威里街的生活》(Flophouse: Life on the Bowery),近期的一部书是2015年的《从暗房到日光》(From Darkroom to Daylight)。哈维·王的作品在多家艺术馆进行过展出,包括美国史密森学会的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纽约城市博物馆等。他有关摄影师Milton Rogovin的纪录短片荣获翠贝卡电影节最佳短纪录片奖。

 

摄影师哈维·王(Harvey Wang),Amy Bros 摄

 

下面我们就通过以上列举的三本书来了解哈维·王的摄影作品和他的摄影理念。

 

本文图片得到哈维·王(Harvey Wang)授权,并参考艺术家Lado Pochkhua在其个人网站(https://birdinflight.com)对哈维·王相关介绍。

 

记录纽约边缘人的生活

作为作者之一,《廉价旅馆:波威里街的生活》书中收录了哈维·王拍摄的生活在纽约波威里街的人们的生活,那里是有名的贫民区。鼎盛时期那里生活着几万贫民,当然如今那里已经被改造为类似纽约市其他街区一样,但仍然保留着几家廉价旅馆,有大概千人住在那里。这本书记录了生活在阳光旅店和其他几家廉价旅馆的人们的生活肖像。

 

哈维·王(Harvey Wang)摄

哈维·王(Harvey Wang)摄

哈维·王(Harvey Wang)摄

哈维·王(Harvey Wang)摄

纽约人肖像

在哈维·王(Harvey Wang)1990年出版的摄影集《纽约》中,你可以看到97岁的收集废旧金属的老人、枕头制造者、人体模型制造者、仍然用铲子的掘墓者。

这些美丽而凄美的人物肖像记录下了正在消逝的一些工作和职业的男男女女。在没有完全不见前,他给我们留下了这些重要的影像。

 

选自《纽约》:

从暗房到日光

摄影师哈维·王(Harvey Wang) 2015年的著作《从暗房到日光》(From Darkroom to Daylight),是一本采访集,试图寻找是否数字技术已经改变了摄影艺术这一答案。采访对象包括许多重要的摄影师,如大卫·戈德布莱特(David Goldblatt)、著名纪实摄影师杰罗姆·林宾(Jerome Liebling)、女艺术摄影师萨利·曼恩(Sally Mann)、马格南摄影大师Alex Webb 、马格南的艾略特·厄威特(Elliot Erwitt)、另类风格摄影师格利高里·克鲁德逊(Gregory Crewdson)、优秀摄影记者尤金·理查兹(Eugene Richards)、大画幅摄影师乔治·泰斯(George Tice),当然还包括了Photoshop的最初联合开发者Thomas Knoll,以及在柯达开发第一款数码相机的斯蒂文·赛尚(Steven Sasson)。

或许这本书就是作者自己向胶片年代的告别和回顾,让人们更清楚我们身处的这个摄影技术变革的时代。

正如哈维·王在书中所说“2000年,我开始拍摄数码,但是我发现不能完全对于这种新的工作方式感到舒服。我想知道其他像我一样的资深摄影师,大部分职业生涯是和胶片打交道的,如何与这种新的摄影世界打交道。这些摄影大师分享他们对于摄影这种变化的观点,以及对于他们所带来的影响。除了采访50位对象,他们的照片是用我钟爱的哈苏500C所拍摄。”

以下精彩访谈来自本书:

ADAM BARTOS

摄影师

2011年1月18日采访于其纽约的工作室

 

探索这个世界是我作为摄影师所做的非常一大部分工作。现在,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谷歌地图看到比如秘鲁利马的街头一角。你可以精确知道那是那里,决定去到那个地方,拍下你想要拍摄的。我设想你需要更深地与被摄主体建立连接……这总是存在着的。

 

SALLY MANN

摄影师

2012年11月23日采访于其弗吉尼亚列克星敦的家中和工作室

 

我开始用莱卡(数字)做一些严肃的工作,确实很有趣。它同样不是那么可信,因为你拍摄那么多的照片,然后在电脑后花费数周时间进行处理。另外,银盐工艺还是充满了诱惑,银色的光泽,和暗房中暗部和明部显现出来,,以及你如何操控他们。没有其他方式像那样的。

ELLIOTT ERWITT

摄影师

2009年6月11日采访于其纽约的工作室

 

胶片更加麻烦一些,所以当你按下快门前或者在洗印前,你会反复思考。数码,你不必总思考, 你智需要拍,就像拿着枪械一样。

 

THOMAS KNOLL

PHOTOSHOP软件的联合开发者

2012年10月24日采访于纽约

 

开发 Photoshop 的初衷就是因为通过电脑调整图片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们根本没有去考虑它的实际使用方法,但是当人们发现通过一台电脑可以非常方便地操控图片,他们发展出各种使用。

每次当我看到使用Photoshop的好的使用者,我都被他们用Photoshop做出来的各种东西所震撼,这是我在当初写这个程序的时候所没有想到的。

我仍然是Photoshop启动页上显示的第一个名字。幸好那只是一个名字而不是一张脸,这样在大多数的时间里我可以生活在匿名中。

ELI REED

摄影师,杰出的教育家

2012年6月9日采访于马里兰州的汉诺佛

 

我喜欢拍摄数码彩色,但是只要可能我更爱拍摄黑白胶片。在我们现今的时空现实中,每个人被数码摄影所吸引,因为它太方便,相机可以把你带上正确道路也可以让你走向歧路。数码相机可以帮助你,如果你不固守在一个设备上,愿意打开自己,放弃小我,只是进到那里。接受正在发生的。看看如何能够为你所运用。这就是我为什么永不厌倦的原因,对于摄影一生的挚爱永远不会结束。

NATHAN LYONS (1930-2016)

摄影师,杰出的教育家,

视觉研究工作坊的建立者

2009年10月17日采访于纽约州罗切斯特家中

 

我真诚地认为我们担心太多了。所有人们提出的反对意见……那会有什么好处呢?行业已作出承诺,朝着这个方向,行业规定了我们用什么工具进行工作。

 

KEN HACKMAN

摄影师,美国国防部新闻摄影前首席

2012年6月9日采访于马里兰州的汉诺佛

 

柯达破产,太糟糕了。柯达没有追求他们所领先的。柯达成为如同消失了的豪车品牌帕卡德那样的名字。我对胶片时代没有怀旧之情。

 

EUGENE RICHARDS

摄影师

2013年1月4日采访于纽约布鲁克林其家中

 

不管怎么说,当所有该说的说了,该做的做了,还有什么可抱怨的?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改变。世界变得越来越快,照片成指数级地被创造出来,更多地来自手机拍摄,和非专业人士。这些照片传播,反过来,被吞没的速度越来越迅速。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