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张照片偷偷记录下犹太隔离区生活,好虐心

顾峰编译 2017-4-24 大木神

 

1945年3月,一个目睹人类太多苦难的男人从波兰冻得坚硬的泥土里挖出了几个月前埋藏的底片。
他就是亨利克·罗斯,一名波兰犹太摄影师,曾是在纳粹统治下的波兰罗兹“隔都”(ghetto,隔离区)中的犹太人之一。他为隔离区的统计局工作,拍摄身份证件照片,并为隔离区的纺织厂、皮革厂的工人拍摄宣传照。

亨利克·罗斯战前的身份证

亨利克·罗斯在隔离区时的身份证件,1941年12月25日,收藏于加拿大安大略画廊

梯子上的自拍照

这张照片来自Mendel Grossman 的捐赠,显示亨利克·罗斯正在拍摄身份照的工作中。

 

除了作为官方摄影师的工作,他也暗中拍摄隔离区里人们的生活:男孩饿死在街头,停尸房里的尸体和断肢,人们像牲口一样被驱赶上开往切姆诺、奥斯维辛灭绝营。

 

拍摄这些照片没有让他受到安全威胁,有时候他通过墙壁上的洞或者门口的裂缝拍摄,有时候他把相机怀揣在大衣里,拍完就藏到大衣里。

罗兹隔离区入口,牌子上写着“犹太人定居区,禁止入内”, 1940-1944.

警察站在罗兹隔离区里被铁丝网隔离的妇女身后,1942年

隔离区内一个明星扮相的稻草人,1940-1944

 

1944年随着战争的失败,纳粹开始清理罗兹隔离区,这是除了华沙以外第二大臭名昭著的隔离区。那时大概有45000人,大部分是犹太人,很多因为饥饿和疾病死亡。数十万人被送到灭绝营,在1942年仅仅几天时间里,就有17000人老幼病人被带走,在切姆诺灭绝营被杀害。

发放面包的拖车,1942

街道墙角边吃饭的工人,1940-1944.

 

1944年秋,当罗兹隔离区被关闭的时候,他将6000张底片放进坛子埋了起来。当1945年1月苏联红军解放隔离区后,亨利克·罗斯挖出了这些底片,因为渗入了水,一半的底片遭到了破坏,保留下3000多张底片。

 

据纳粹1940年6月的的统计,罗兹隔离区曾居住160320个犹太人,到被解放时仅仅有877人幸存,这中间包括了摄影师亨利克·罗斯。

隔离区被驱逐出境的人们在分别之际,1940-1942

疏散病人和老人,1942年

 

一些照片很平常,人们的肖像,孩子在嬉戏。当然一些看起来平常的照片,直到你了解到背景,才知道真正发生的事情。更多纪实照片记录下了痛苦和绝望。或许这些照片会引起你不佳的情绪感受,但是作为历史的见证,它们的存在是必须的。

被执行绞刑的人

因饥饿而倒毙

老年人挖地寻找食物

 

1991年在81岁的高龄时,亨利克·罗斯去世,此后罗斯家族把这些照片捐赠给了伦敦的现代战争档案,后来他们又将这些照片作为礼物赠给加拿大安大略画廊。有兴趣的观众可以在波士顿的现代艺术博物馆,从3月25日至6月30日,看到亨利克·罗斯的罗兹隔离区作品展。

被运往切姆诺灭绝营的孩子,1942

一个男孩走在隔离区一座天桥前,1940-1944. 

一个男人冬天走在被纳粹1939年破坏的罗兹会堂前,1940

 

战后1956年,亨利克·罗斯随妻子一起移民以色列。1961年的耶路撒冷,作为证人他见证了对于战犯阿道夫·艾希曼的审判,一年后阿道夫·艾希曼被处以绞刑。其中亨利克·罗斯的部分照片作为法庭证据展示。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照片都是残酷的。其中还有生日聚会的照片,花园中微笑的妇女,荡秋千的女孩,互相亲吻的情侣等。有一段时间,隔离区的一些犹太人生活的比较好,他们是在警察或者隔离区政府服务的人们,当然毫无例外,等待他们的仍然是死亡。

为隔离区政府服务的犹太人

负责食物和服务的负责人

警察家庭,母亲和婴儿,1940-1942 

情侣的亲吻

等待发放汤的人们

五个孩子坐在地板上吃饭

 

展览中一张照片尤其引人注目,这也是安大略画廊和耶鲁大学出版社2015年为亨利克·罗斯出版的摄影集中最后一张,一名男子站在隔离区的犹太教堂瓦砾上,手里拿着从废墟里捡起的摩西五经。

1945年,亨利克·罗斯挖出底片,让这些底片重见天日。

 

正如此次亨利克·罗斯摄影展的策展人,波士顿艺术博物馆的克里斯汀·格雷斯(Kristen Gresh)所说, “透过他的作品,我们可以看到那四年的复杂的生活,向我们展现对于正常生活的渴望,一种韧性。他的照片是对生存的证明,无论是从个人层面还是对于那个时代的历史都是非常重要。我相信这些照片是更大的记忆的真实的一部分,提醒了摄影媒介可以做什么,它代表的是更深的个人和历史层面。”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热门标签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