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从何处来,重走祖辈归乡路的摄影师

顾峰 编译 2017-4-17 大木神

这是一条

由他的祖父和叔叔的

逃亡路线,

居住在威尔士加地夫的摄影师

米哈尔·伊万诺夫斯基(Michal Iwanowski),

完成了一段从俄罗斯到波兰的徒步之旅,

长达1350英里(约2173公里)

米哈尔的祖父Tolek(右)和朋友们

 

这次旅程的结果,就是催生了一部摄影集《无人之境》(Clear of People),充满了黑暗的、让人流连忘返的美丽画面的稀疏地带,有些时候是充满无情的风光。

作为Ffoto画廊的总监,当米哈尔在2013年通过立陶宛之行了解到曾经的家族历史,他的祖父Tolek和叔叔Wiktor在70年前曾经的旅程。

叔叔Wiktor(中)和两位从古拉格出来的战友

 

 

Tolek 和Wiktor逃离了

上世纪40年代的前苏联的古拉格

他们作为战争囚犯在那里关了一年。

 

他们曾经作为抵抗纳粹的波兰游击部队,

前苏联将他们作为当时接管波兰的障碍,

1944年他们在立陶宛被俘虏,

送到了古拉格。

 

被回归家乡波兰的

弗罗茨瓦夫的渴望推动,

他们完成了三个月的长途跋涉,

只有利用夜晚行走

以避免被人发现后被押送回去。

在加地夫已经定居15年的米哈尔,

得知家族的经历以后,

被这段旅程所激励。

决心怀着感恩的心重走这段路。

“我们很多人忘记了家族的

历史和他们故事的重要性。”

 “但我想感谢我祖父的故事,

我感觉亏欠他的,

去发现他的过去以及他所经历的。”

 

当年他的祖父和叔父

在奔向家乡的路上,

只能轮流在森林深处睡觉,

互相关照,

通过吃一些浆果、蘑菇或者偶尔

偷来的卷心菜维持生存,

同时要忍受残酷的环境和天气变化。

 

三个月后,

1945年的11月,

他们两个才回到了家乡

与家人重新团聚。

两人后来生活得既有趣又长寿。

 

2013年当米哈尔计划自己的旅程时,

他的叔叔Wiktor

分享了他的回忆和一些老照片,

帮助米哈尔完成这次跋涉。

米哈尔的旅行用了八周的时间,

每天步行30到40公里左右,

有时甚至是让人痛苦的条件下。

 

 

但是在他看来这些都不及他的祖父和叔叔所经历的,尤其是在现代舒适的巧克力,每晚有床睡和iPhone的伴随。在森林里没有明显的时间和空间标识,米哈尔让自己沉浸在单调的脚步声中,视野所及的树木犹如巨大的节拍器让人昏昏欲睡。

“当然不时有困难出现,

旅程是艰苦的,

还有我珍贵的相机,

旅行的拍摄就靠它。”

 

“这是一个很好的观察事物的方式,

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最后的摄影画册来自多个层面和多方面的声音,收入了这次旅行的50张摄影作品,以及这次旅行日记的摘录和米哈尔父辈之间的来往信件。

 

 

米哈尔评价这些照片

“非常的安静”,

这些被摄的风光

讲述着祖辈急迫的归乡故事。

这些作品从夏末到冬天,

类似于米哈尔祖父和叔父经历的过程。

 

他们感到越来越疲惫,越来越觉得前景黯淡,米哈尔一路的旅程照片也顺应了他们当时的那段心路历程。“有时候我会忘了是在2013年,因为森林看起来和70年前一样。”

米哈尔希望

来自不同地方的观影者

都能够从他的照片找到与自身的关联,

所以尽量保持其作品的开放性。

 

“尽管这只是我祖父和叔父的故事,

但是这也是为了生活,

有那些逃离经历的人们所共同经历的。”

这趟旅程的原始路线图

现代地图

 

 

这个过程就和现代许多人

为生活所奔波,

不得不寻觅调整自己的方向是相同的。

米哈尔用这本《无人之境》向过去,向现在为了安全生存而逃离冲突地带的人们表达一种敬意。或许我们生活在现在的中国应该也是一种幸福,或许你的祖辈在哪个年代也曾经经历过一次这样的逃亡之旅。客从何处来?这就是这部影集带给我们的追问。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暂无

杂志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