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照片能让一个摄影师改变方向,看看玛格南这些人怎么说

孟伟 2017-8-15 大木神

玛格南图片社是在世界上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摄影机构,其中有不少摄影师都是大师级的人物,他们的作品水平是一般摄影人难以企及的。我们选择了11位具有代表性的摄影师,一起来看看改变他们一生的照片是哪一张,背后都有什么故事。

 

1、马丁·帕尔  Martin Parr



我在1982年买了新发布的Makina Plaubel固定镜头相机,这使我从35mm转变到6x7,同时也将黑白换成了彩色。之后的几年我在新布莱顿开始了我的拍摄项目《最后的胜地》。我用彩色拍摄的第一个项目是利物浦的城市场景,这张照片是第二卷胶片上的一幅,这是我在工作的新阶段拍摄的第一张好照片。

 

2、史蒂夫·麦凯瑞  Steve McCurry



我是在2010年第一次去古巴旅行的时候,在多彩的哈瓦那街头拍到苏联时期是汽车这张照片的。老哈瓦那城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留存了一些奇妙的老式汽车和神奇的建筑。5年前,古巴是我没有去过的几个地方之一。当我在70年代开始在即的摄影生涯时,美国与古巴已在1961年断绝了所有外交联系。从2010年开始,我已经进行了多次旅行,最近的一次正好与奥巴马总统宣布与古巴再次建立外交关系一致。我一直被古巴充满活力的人们和尝尽所吸引,希望将来能更多次去这个历史悠久的海岛旅行。

 

3、久保田博二  Hiroji Kubota

 



当我1961年在东京还是政治学的学生时就认识了艾略特·欧维特、伯特·格林、勒内·布里。我为他们的工作方式着迷,我开始思考自己是否能成为像他们那样的摄影师。1962年毕业之后我就到了纽约,只带了500美元、一个莱卡相机和几支镜头。我没有任何摄影背景,也不知道怎么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因此,有一天,有人告诉我应该去华盛顿拍照片,我就去了。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早晨6点就已经有人开始在国家纪念碑前聚集,我开始按动莱卡相机进行拍摄,人越来越多,我拍摄的也越来越多。我听到一个演讲的声音:“我有一个梦想……”,瞬间,我知道我无意间见证了历史。后来我才知道这是马丁·路德·金。这整个经历使我更加注意美国的政治复杂性,引导我记录了后来的民权运动、越南战争、1968年的总统竞选和更多的事件。总之,这次华盛顿的游行改变了我对世界的认知,因而,也改变了我的一生。



4、艾力克·索斯  Alec Soth



在1992年的3月份,我与未婚妻瑞秋、我们的狗塔莎沿着密西西比河进行了一次公路旅行。我们从我们的家乡明尼阿波利斯一路旅行到了孟菲斯,每天晚上我们要找一个静谧的地方来停车,这样我们才可以在我们的厢式货车里睡觉。我们卸下所有的包裹,腾出来一个小卧室。10年后我再次去密西西比旅行拍摄了我的第一本书《沉睡在密西西比河畔》。这张照片就像是我后来所有作品的种子。

 

5、彼得·马洛  Peter Marlow

 



2000年的一个凌晨,我被具有惊人耐心的日本同伴Ito Kadowaki拖着起床,他带领我游览了他令人困惑、却非常迷人的国家。我们走到一条河边,脱掉所有的衣服,进入中心往外喷涌的温泉。当时我正在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上,学习如何不拍事件性的照片。片刻之间我开始明白,摄影和创作很大程度上关乎信心,我可以少介入,让事情自己发展,平常的看待照片。这一特别的时刻是如此神奇:冷和热在同一地点交汇形成了雾。拍摄的我的脚这张照片只是将我的体验保存下来,在那种情况下新闻记录看起来是错误的,我只是想将我的经验变成摄影的一部分。我尽力让相机浮出水面,悠闲从容的拍下我的双脚。最终,我试着让照片自己发生,我有信心他们总是会产生,还有比这更简单的事吗?

 

6、张乾琦  Chien-Chi Chang



这令人垂涎的职业很容易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危险。一些是自然原因:一失足就有掉下悬崖的危险;一些是政治原因:时而会被监狱拘留;一些是个人原因:在新英格兰一个孤独的浴室里精疲力尽…… 清单可以继续开列下去。这些不幸是常见的,是摄影师这一行业不幸的副产品。然而我认识到真正的损害是家庭,一个婚姻的死亡。

 

7、亚历克斯·韦伯  Alex Webb



海地这个伤感、充满活力、吸引人的国家是我摄影的命门。在读了格雷厄姆·格林尼以海地为背景,使我既着迷又感到害怕的小说《喜剧演员》之后,我在1975年进行了第一次海地之旅。一开始拍摄的是黑白照片,我很快意识到缺少了些什么:我没能捕捉到这个国家在物理上甚至精神上强烈的光线和热情,这与我长大的灰沉沉的新英格兰是如此不同。我没能处理好我对这个充满生机和混乱的土地的强烈感情。因此,四年后我重回海地,决定使用彩色。当我1979年漫步在太子港市中心的门廊前时,我发现并拍下了鲜艳的红墙前一个男子拿着一束芦苇以及阴影中匆忙走过的第二个人所构成的醒目轮廓。之后慢慢开始意识到是时候离开黑白摄影了。

 

8、布鲁斯·吉尔登  Bruce Gilden

 



我早就想尝试使用闪光灯,但是数年之后我才进行了尝试。我不想我做事情的方式与我所了解的不同,不是因为我不喜欢改变,我只是相信我所了解的。我非常喜欢黑白电影,喜欢阴影。于是, 1980年我在纽约街头拍了大约600卷胶片并在浴室里将它们一举冲洗出来。我看着这些照片,发现没有一张好照片,全是狗屎,因为我不能将前景从背景中分离出来。我对自己说:“布鲁斯,你该用闪光灯了”。于是我进行了尝试,很快发现拍摄照片就像是一个有趣的游戏。这是我用闪光灯拍的第一张好照片,这只是标志着简单事情的开始,但是却改变了我作为摄影师的生活。

 

9、戴维·艾伦·哈维  David Alan Harvey



这张照片是我的一本书《基于一个真实的故事》的封面,永远改变了我工作的方式。这本书在2012年成功之后,我完全改变了自己的拍摄方法,自此,我只专注于自己出版的书。我放弃委派任务,只拍摄我的个人项目和作品。我没有计划改变,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我认识到创新是生活的命脉,当转折点出现在眼前时,你必须能意识得到,这就像摄影本身,转瞬即逝,错过就永远失去了。

 

10、保罗·福斯科  Paul Fusco



1968年,最为“LOOK”杂志的摄影师,我被派驻在将罗伯特·肯尼迪的遗体从纽约运往华盛顿的火车上。由于肯尼迪家庭的私人专列禁止拍照,我注意到人们分布在铁路沿线向肯尼迪表达他们最后的敬意,我便决定拍摄他们。令我惊讶的是,火车上其他同行的摄影师没有人拍摄,不知道是没注意到他们还是选择不拍摄。这张照片在肯尼迪去世30多年后,与我拍摄的其他最重要的作品首次发表于乔治杂志。

 

11、艾略特·欧维特  Elliott Erwitt



 

asdjfaklsjfaslkf

评论(0条评论)
...

您还可以输入500/500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